首页 : 书屋 : 外国文学 : 琼·瑞妮丝/露丝·华思理


 
第七章 伴侣之间的性生活(四)
     
    其他的性行为
     
    这个部分将讨论一般称之为“性变态”的性行为——也就是特别的性行为,多半与
社会期望有所偏离,或是在统计学上很不寻常。
    问:“menage dtroiS”是不是代表三个人同时做爱?真的有很多人这么做吗?
    答:“menage d trots”这句法文,原意为“一家三口”,最常用来形容一对已婚
夫妇加上配偶之一的情人(也就是第三者)。这样的婚姻安排是很少见的。从技术面说,
这个名词并非意谓三个人同时做爱,不过它却常被用来形容三个人之间的团体性行为。
    大约有3%的已婚男性和3%的已婚女性表示,当他们和其他伴侣做爱时,配偶也在
场。大多数做过的人同时表示他们只做过一次。尽管如此,这是多数男人和女人最喜欢
的一种幻想。
    问:我听说“性狂欢”并不少见,但我很难相信有这么多人曾经做过。
    答:同时和许多伴侣发生性行为,并且还有旁人在场,通常称为“团体性交”。有
一份对于未婚单身者所做的研究,估计有24%的男性和7%的女性曾经参与过团体性交,
但大部份人一生只做过一次。
    “orgy”这个字的定义为:“狂野的、狂醉的、放纵的欢宴或狂欢”,而在历史上
还包括特定的宗教或传统庆典,在宴会中人们以跳舞、饮酒、大吃一顿为主要活动,像
罗马时代的酒神祭,就是对罗马酒神巴克斯的一种祭拜仪式。
    包括团体性活动在内的典礼仪式,在许多文化中是相当有名的,但通常也只限于特
定的时机(像一年一度某种谷物的收获期)或特别的庙会(像在庙中由地位崇高和受过
教育的女性出任神圣的女祭司,于宗教仪式中和男信徒发生性行为)。这种庙宇娼妓,
古希腊的希蒂莉(hetairai),就是一个有名的例子。
    问:我是个三十四岁的离婚职业妇女,抚养一个十三岁的女孩。最近我开始想到很
多有关性的其他选择——双性恋和团体性交(grouu sex)。我甚至将此想法告诉一位
团体性交组织的成员,但是我还是有几点焦虑。什么样的人会参与这种团体?我如何确
定不会传染到性病?我对团体性行为的兴趣是否代表我害怕对婚姻的承诺和亲密关系?
    答:对参与团体性行为者所做的研究很少,有的话也只是一些小样本的研究,所以
不可能以此来推论谁会参加以及为什么参加这种活动。估计至少有2%的美国成年人至
少参与过一次团体性行为,而且可能有0.5%的人经常有此行为。
    团体性交的定义各有不同,有些研究者的定义限于已婚夫妇交换伴侣,有些人的定
义则包括单身。每个性交团体明显地有自己的一套规则,包括谁可以加入、哪类性行为
是允许的。常见的如,女人之间可以有性行为,却不允许男人之间有性行为。任何违反
规则的人就不能再参加聚会,这种聚会经常是口头邀请。
    你对性传染病的忧虑是正确的。研究指出,这种性活动罹患淋病的机率很低,但是
会有阴虱(crab lice)传染的问题,也会有不同的阴道和尿道的感染(urinary tract
infections)。无论如何,这些报告的资料都是早期在疗疹和人类乳头状病毒被确认前,
以及还不知道艾滋病时所搜集的。你给对要遵守“安全的性”指导守则(请参考第十九
章)。
    对群交的心理研究目前也很有限。有些参与者表示群交只是另一种性行为,是负责
任的性关系之外上的“点心”。给一组群交者标准的心理测试后,发现其中有些人得到
“正常的”分数,而另有些人则在“需要心理咨询”的变项中得到高分。研究者指出某
些群交者可能在亲密关系方面有问题。结交陌生人、对可能的性接触做正确的决定,是
十分困难的事;而一次结交许多陌生人,更增加其复杂及风险。你可能需要在参与群交
前求助于咨询人员,帮你理清对亲密关系的感觉。
    问:在我太太和我结婚以前,我们曾参加某地的户外天体营。她并不喜#。自从那
次以后,二十四年来我试过几次,希望她有兴趣,每次她都告诉我不喜欢。
    最近我独自参加了天体管,回去后告诉太太,她认为去这种地方并不健康,她说很
多疾病在这种地方散布,特别是艾滋病。
    对五十岁的男人来说,想要跟同好一起享受户外裸体是正常的吗?还有,请告诉我,
当没有配偶参加时,去天体营的适当礼仪是什么?
    答:有组织的、社交性的天体营,在六十年前从西德传入美国后,就有少数人忠实
地将之流传下来。
    有一份对裸体者的研究显示,大部分参与天体营的人都是年纪轻的、中产阶级,以
及成家有孩子的。人们参加天体营的理由,一开始是好奇,然后有自由的感觉,觉得接
近自然,以及对日光浴有兴趣。有趣的是,大多数女人最初只是为了取悦丈夫而成为天
体营裸体者。
    人们常将裸体和性兴奋与性行为相提并论,如果带着这种想法去参加天体营,会相
当失望。大多数裸体者的行为是非常保守的,而天体营也有严格的规定,禁止凝视、身
体接触、使用药物或喝酒。
    大多数的天体营人会时须经负责人和会员许可。有时候还需要考核人品。另外,很
多天体营不鼓励未婚的人加入(特别是男性),要不然就是对单身收取较高的费用。新
来的人可能只允许暂时加入,直到他们表现出愿意遵循天体营的规则时,才完全给予会
员资格。
    从大多数天体营禁止亲密接触的严格规定来看,裸体者得艾滋病或其他性传染病的
风险并不比非裸体者来得大。
    如果你想参加天体营,事先要和负责人联络,问清楚有关的规定和收费,并向他们
解释你太太不会陪你一起去。
    问:为什么男人要去找娼妓?只是为了性交,还是因为能得到其他方式的性交,例
如D 交?什么样的男人会去找娼妓呢?
    答:男性找娼妓有很多种的理由,根据马斯特与强森的说法,的确包括男性想要体
验某种他的女伴不愿做的性行为。在二次世界大战以前,性交是最常见的性行为。在今
天,女性对男性的口交是很普通的要求。在阴道性交前,肛交和口对生殖器的刺激也是
常见的要求。
    男性在旅行或服兵役而没有性伴侣时,想要性交而不想有感情介入,或是想要发泄
性欲而避免危害家庭关系时,都会去找娼妓。此外,某些有身体障碍的人也很难找到性
伴侣。在某些文化中,男性寻求娼妓是因为和未婚女性发生性行为是十分困难的,所以
先行探原,以求日后一切顺利。
    最近研究娼妓的报告指出,寻芳容要求口交比性交多。娼妓也较喜欢以口交方式满
足顾客,因为这样比较快(不用脱衣服),比较不累,甚至不需要租房间。
    由于街头娼妓性传染病的盛行率高,因此到底有多少男性接受她们的服务,这方面
的咨询便十分重要。金赛研究所有份“散布艾滋病毒的性行为”报告中估计,每三名美
国男性,即有一名曾经与娼妓至少发生过一次性行为。在一份对于五十岁以上男性的研
究,7%的男性表示在五十岁以后至少有过一次与娼妓的性接触,而34%的人在其一生
中至少有一次花钱和娼妓发生性行为。
    问:卖淫在与美国不同的文化中是什么情形?还是全世界都差不多?
    答:不同的文化有不同的价值观,所以很难对卖淫下个统一的定义。在一般西方的
定义里,卖淫就是以性交来换取金钱或其他交易,但在其他地方不一定是如此,因为某
些文化有“礼物”的观念,这和收费或有价的物品意义不同。
    在少数性自由的社会里并不了解什么叫做卖淫。玛格丽特笔下的萨摩亚(Samoa)
就是一个例子。
    许多社会对卖淫有不同方式的管制,而这些法律也不断修改。在古希腊、罗马、巴
勒斯坦和中国,娼妓必须住在特定的区域,或穿着能够辨识的服装。政府对卖淫发予执
照并且课税则始于罗马时代早期,而到今天仍存在于某些国家。
    现在的法律则因国家而异。在法国、英国、意大利、日本等国家,卖淫并不违法。
在西德,卖淫虽然合法,但娼妓必须注册登记,并强迫做健康检查。
    许多都市都制定法令以规范卖淫。虽然荷兰并没有反对卖淫的法令,但在阿姆斯特
丹却有法令禁止娼妓坐在窗户边勾引等待顾客上门。
    在美国,每个州都有关于卖淫的规定。法律不只因州而异,也因城市而有所不同。
例如在内华达州的某些郡和城市,法律准许发照给“绿灯户”,而在其他地区,引诱顾
客却是非法的。
    问:我丈夫似乎是色情狂。他每周至少税一次色情录影带,订色情杂志月刊,还买
群交的杂志以及其他色情物品和报纸。我知道他每天自慰,但我们每个月才做爱一次,
而且都是在看过色情电影之后。
    我们结婚九年,他累积这种玩意愈来愈多。我并不介意,但除了报纸以外,色情书
刊是他唯一读的东西,他也从未租过其他类型的电影。我十分困惑。他说他没有问题,
他是正常的,但我真的担心他。这是正常的吗?还是他有点过头了?
    答:如果一个男人每天自慰,而和太太一个月只做爱一次,他们之间确定有问题。
你们需要别人来帮助你们找出问题,并帮助你们学习讨论歧见,以及找出双方都满意的
解决方法。
    有些非常快乐、适应良好的男性,的确经常看一些色情书刊、录影带,而有些人利
用这些东西来帮助性兴奋。许多婚姻美满的男人经常与他们的太太有性行为,但他们照
样自慰,就好像许多婚姻美满的女性既自慰,也与丈夫性交一样。
    这些行为本身并不是问题,除非干扰到两人的关系或侵扰到生活的其他层面。去找
性咨询顾问或性治疗师(请参考附录)。第一次约谈时,你们最好一起去。如果你先生
不愿意去,你可以单独前往。你需要帮助,以求圆满解决这些问题。
    问:我二十四岁,结婚四个月,在结婚以前,我认识我先生二年,订婚一年。
    我最近发现我先生做了一件事,使我不能再正视他或接近他。当我付电话使帐单时,
发现他经常骚扰打服务电话。当我质问他时,他承认在打这些电话时自慰,可以使他非
常满足。他从青少年时便开始这么做了。我觉得此事令我极端厌恶,我觉得受到伤害、
不满,也感到困惑。在这件事之前,我们有非常令人满意的性生活(在当时我是如此认
为)。我根本不知道有类电话服务这件事。这些电话不只是说些恶心的话;他们非常粗
野而且通常描述违反自然的性变动作。
    我告诉他,他有严重的问题,应该寻求心理方面的协助。他说他并不认为这是门区,
也不想放弃这种习惯。这正常吗?我该怎么做呢?
    答:去找合格的性治疗师、对性行为熟悉的心理学家或精神科医师来帮助你整理你
对夫妻关系的感觉,还有帮助你恢复自尊。这种事对多数人来说,要自己解决太过复杂,
也容易感情用事。
    许多女人发现她们的伴侣自慰时(或在性幻想中没有包括她们)往往会想,发生这
种事是因为她们不是好情人。其他常有的反应则是:伴侣必定不是真的爱她,否则不会
幻想或和其他人做色情的谈话。
    并不是你造成你先生这种行为,你也不能光靠自己去改变它,这点你要明白。你一
定无法想像,这种事并没有改变或减少他对你的爱,或他对你们性生活的满足。
    对色情电话服务的研究报告并不多,但显然这种服务所扮演的角色和色情书刊、杂
志、录影带或娼妓类似。顾客付钱得到性对话,来配合他喜欢的性幻想。在电话中的确
曾兴奋起来,稍后在做爱时,回味电话内容也能使其兴奋。
    这种行为是引导性兴奋的一个例子——你先生可能需要明显的性对话做为性刺激的
来源。重点是找出电话服务所扮演的角色:这只是你先生一时的娱乐,填充你们的性生
活空间;或者这是他唯一的性刺激来源;或者性爱服务电话是先生与你做爱的要素。
    受过训练的性治疗师可以帮你们判断这些电话服务在你们的关系中所扮演的角色,
还能给予你们适当的建议。最好是你们一起去看性治疗师,倘使他不愿意去,你也应该
单独前往。
    问:你能否谈谈拳指性交(vaginal fisting)的事?我十五岁,我的所有朋友都
在谈论这个。有些人已经做过,有些人则有点害怕。我姐姐十七岁,她经常让她男朋友
这么做。我男朋友总是要求我,我也想做,但是我必须先知道这样是否妥当。我不能和
我妈谈这种事,她要我们等到十八岁才可以有性行为。我朋友的男朋友带来一卷录影带,
影片中的男伴以手插入对方阴道,他们看来都非常喜欢这么做。这件事看起来还好,但
是我怕一开始会很痛。
    答:有关用手或拳插入直肠或阴道的性行为的研究并不多,但是一位调查者估计,
美国约有五万人有这种性行为,且大多数都是男同性恋者。对明道的插入则了解得更少。
    虽然有些人感觉拳指性交很愉快,但这种动作可能会造成伤害,包括肛门括约肌破
裂、结肠穿孔、各种直肠感染,以及肛门与直肠粘膜受损等。这些人对解剖学少有了解,
当施力与人体自然曲线相反,并撑大骨盆的肌肉时,便造成穿孔。在迷走神经上施压
(此神经在结肠有感觉受器),会造成心律不整,甚至致命。以手或拳插入阴道可能对
阴道和子宫颈造成伤害。
    对大多数人来说,拳指性交不但疼痛,而且会导致严重的健康问题。要记得你在录
影带、电影或图片上看到的人是为了赚钱而做兴奋状,并不代表这种行为真的能令所有
人兴奋或愉快。
    问:当我还是少女时,我正值青少年的弟弟被人发现在地下室悬架自尽。大家铭说
是自杀,但我知过并不是这样。我有一次,发现他用绳子悬吊着劲都看着他从广告目录
四T 的女用内在图片。
    他求我不要告诉别人,还说他很多朋友也这么做。最近在我们镇上也有一些大孩子
“自杀”,我担心他们是仅我弟弟一样做那种实验。请告诉孩子们这是危险的。
    答:“自体性欲”(autoerotic asphyxia)或“性窒息”(sexualasPhyxia)是
脑部氧气减少——暂时的窒息。谣传这样会加强高潮,但没有任何研究证实这种效果。
性窒息是危险的,它会使脑部受损,或因脑部的血流量降低而致死。不过很不幸的,这
是许多人不愿意或拒绝讨论的话题之一,因为它触及许多敏感的事情:性、自慰、束缚
等。虽然没有资料显示哪些情侣会有这种行为,但有证据显示的确有这种行为存在,而
它会导致死亡。
    我们不知道有多少人有“性窒息”的行为,但是一份研究估计,在美国每年约有五
百到一千人死于这种行为。这只是个保守估计,事实上可能还有很多相同的个案没有呈
报,或是被误认为自杀。几所知名大学的宿舍辅导员在受训时确实谈到此类死亡是司空
见惯的。
    联邦调查局(FBI)分析一百三十二个性窒息的个案(在单独自慰时窒息),发现
死者大部分为男性,平均年龄为二十六、五岁。这些人的年龄层从少年到七十多岁的老
人。工具包括悬吊颈子用的绳子和链条,使身体通电的装置,以及呼吸有毒气体或化学
药品用的管子;一些个案还用色情物品、对以前事件详细描述的日记、束缚的工具和女
人的衣服。
    即使大多数死者都自认为有自救的装置(绳子上的活结、开锁的钥匙等),结果依
旧死亡,是因为这些活结没有即时起作用,或是算错了时间,束缚的压力、电压,或是
药品中毒的作用比他们估计得强烈。此外,这些孩子并不知道会出现自主神经反射:当
颈部被压迫而暂时失去知觉时,他便无法保护自己免于勒毙。死者通常被家人或朋友发
现,他们并不知道死者有这种行为。大多数这类受害者都被人形容是快乐、适应良好,
不像是会自杀的人。
    可能去尝试性窒息的人往往出现下列警讯:藏有绳子、链子、错口器具,或吸入东
西的配备,橡塑胶袋;颈部红肿或发红;还有出现一时的怪异行为等。即使双亲或朋友
问他是否做过性窒息的事,他也不会承认。
    如果你看某个认识的人正在做这种事,试着说服他去找咨询顾问或性治疗师,他们
会解释性窒息的危险,也会建议用比较安全的方法来达到性满足。
    性窒息是“非常危险”的,“绝对没有”任何安全解救系统。在任何情况下,都
“不要”尝试。
     
    异装症
     
    一个人为什么会穿异性的衣服,有时很难理解。这一段,我们将讨论一个人穿异性
的衣服,却又很清楚知道自己是男性(大多数为男性),也接受自己以阴茎来发生性行
为。这些男人的性伴侣也很清楚,视此人为男性,认为他们的性交为异性恋(在此种情
况下,女人的男性伴侣需要借穿着女性服装而勃起)或是同性恋(当一个男人穿着女人
的衣服与另一个男人做爱)。这种行为称做“异装症”(transvestism),通常与“变
性欲症”(transexualism)不同。恋性欲症将在第十四章讨论。
    问:我和一个相爱的身来订婚,即将结婚,但是他刚告诉我一件我不能理解的事。
他说他爱我(他表现得出的就说他爱我),他想要结婚、生子,但是他却喜欢女性内裤!
    我不知道该如何思考。他的行为就像其他我已经认不空往过的男人一样。难遇这表
示他私底下是个同性恋者吗?他确实像个道地的男人。我该怎么办?
    答:告诉他你的困惑,了解一下他以前的伴侣,以及他的性观念和性幻想。他有可
能在行为上完全是异性恋(他只想,也只和女人做爱),或者他只是在心理上自认为是
个男人。你可能发现他和其他异性恋男性唯一的不同就是;如果他穿(或他想像在穿)
女性内衣,会比较容易性兴奋。
    有一份针对订阅异装症杂志的男人所做的研究发现,大多数这类男人的智慧及成就
都在中等以上,而且75%以上的人已婚,身为人父。绝大多数对女人感兴趣,对男人则
没有兴趣。在另一份研究中,几乎90%的受访者认为自己是异性恋者,只有28%的人表
示有过同性恋的经验(这与男性总人口中,从青春期之后至少有一次同性性行为的比例
类似)。顺便一提,同性恋男性身体的每一寸都和异性恋男性一样,都是“真的”男人。
    虽然几乎二分之一的异装症受访男性不会穿着异性服装出门,有些人则确实这么做。
在这些个案中,异装症的秘密可能会被揭穿,而当事人则承受着被逮捕以及在公众场合
受窘的风险。
    你可能愿意去请教对处理异装症个案及其伴侣有过经验的性治疗师或咨询顾问,来
帮助你决定该怎么做。许多与异装症男性住在一起的女性,也有非常愉快的婚姻和家庭;
有些人甚至帮他们的伴侣买所需要的女性内衣,也共同保守秘密,不让家人和朋友知道。
也有些女性认为这种行为令人厌恶,使她们无法产生性兴奋。
    只有你可以决定对此事的感觉,如果你有疑问,建议你和性治疗师约谈。你可以独
自前去或是要求你未婚夫同行。
    问:我是个年轻男孩,偏爱穿女人的内裤。我不喜欢男性内裤,我喜欢柔软的丝质
和蕾丝,它令我觉得十分舒服。你认为这样有坏处吗?
    答:如果这么做限制了你与其他人建立关系,或为了性功能非得这么做不可,或是
阻碍了你的工作,干扰到生活的其他层面,请去找一位合格的咨询顾问。
    你如何取得那些女用内裤?如果你是偷来的,就冒了被抓及被公开的危险。虽然每
个个案不同,一般来说,这类恋物症心态(本章将稍后讨论)并不会对个案本人或其他
人带来危险。“伤害”通常是因为被女伴、朋友或家人发现秘密,遭到排斥,或者因此
遭受他人歧视。
    问:我是个喜欢穿女人衣服的男人(我不是同性恋者)。我从来不在人前穿女人衣
服,也从未告诉其他人。有多少人做这种事?什么原因呢?
    答:你会这么做是因为这样能让你产生性兴奋吗?还是因为感到更为“自然”?第
一个问题牵涉到利用衣服做“神物”,这是异装症的现象;第二个问题则牵涉到另一种
不同的行为,称为变性欲症,我们将在第十四章讨论。
    我们不知道有多少人有穿异性服装的倾向,但我们确知有不少这样的男人,甚至有
组织、杂志和服装店来满足男性的异装症。
    研究者怀疑这些男人是在青春期发展出对女性服装的色情反应,然后转变成对自己
穿上那些衣服时的举止产生性反应。这些人以后与性伴侣相处时。往往也必须借助幻想
穿着异性服装的经验,才能引起位兴奋。到目前为止,没有人可以肯定为什么某些男人
会发生这种事,而其他男人却不会。
    其他的个案除了使用衣服之外,还包括化妆、发型,有人还注射荷尔蒙或嗜乳,借
以模仿女性。这种情况在某些男同性恋者之间最常见,以此来吸引男性伴侣。或为了戏
剧性的表现。
     
    性欲倒错
     
    我们在此讨论的行为在常用的术语里有时候被贬称为性恋态。科学家称这种行为为
性欲倒错(paraphilias,希腊文中“para”的意思是“超过”或“逾越常轨”,而
“philia”的意思是“$”)。
    对某些性欲倒错的行为,多数人并不会感到不寻常或者会破坏人际关系,例如丈夫
在太太穿上黑色蕾丝内衣时感到格外兴奋。这类行为只会在一种状况下成为问题——如
果某种特定事物或行为是这个人达到兴奋和满足的必需品,干扰到两个完全有反应的相
爱个体的亲密关系的发展和维系。
    对比较戏剧化的怪异行为,大多数人感到不可思议,而性伴侣很可能拒绝去做(例
如,除非太太把丈夫绑起来,对待他如同奴隶,否则他不能勃起或做爱)。这些极端的
行为会对其他人造成真正的心理和生理的伤害,像强暴和奸杀。性欲倒错指的是行为,
而非幻想。仅仅借想像不寻常的性交状况或行为来加强刺激或兴奋并不少见。
    因为这些行为与社会规范有所偏差,在不同的国家、不同的州和不同的地方有许多
法令禁止此种行为。有趣的是,某些案例的行为在一个国家或地方被认为是危险的,在
别的地方则不然;有的法律会明文禁止,有的法律则给予同情。拿暴露症(exhibition.
ism)来说,在美国一些地方,男人公然小便(甚至警察不在现场)会被逮捕而被控告
做了不雅的暴露;但是在其他国家,男人当着女人的面自慰露出阴茎,会被忽视、同情
或是送去接受心理协助。显然地,当行为牵涉到胁迫他人(牵涉到暴力,像强暴,或未
具法律行为能力的孩童),法律和严厉的执行就是必须的。
    科学家对性欲倒错的行为知道的很少,很难估计有多少人有这种特殊行为,因为只
有遇上诉讼官司,或婚姻遭遇困难的案子才会引起研究者、治疗者或执法当局的注意。
尽管如此,一般都同意性欲倒错的男性远多于女性。关于这一点,或许以生物的观点可
以解释部分原因,男人较为依赖视觉和嗅觉来引起性兴奋,而女人则较仰赖触觉。
    我们也不知道为什么有些人会性欲倒错,但一般认为这种个人的“爱的模式”始因
于童年早期,而且有一些可能与出生前荷尔蒙或成长因素影响到脑部发育有关。在某些
例子中,性欲倒错行为直到生命的后期才出现,可能是由于脑部产生生理改变,像受伤、
肿瘤,或其他疾病。
    利用某种特定的性幻想来引起兴奋和实际上需要实现性幻想来做爱,两者有相当大
的差异;而且每个人的性欲倒错也有差异。有些人要有实际的性欲倒错的行为才能兴奋
起来,有些人则在心里重复想像那些动作(像在放映录影带一般),然后才能做爱。利
用回味的方式性交,对伴侣来说似乎是种正常的性生活,但是性欲倒错的行为最终仍须
再现——“录影带”看久就不新鲜了,不能再引起兴奋。
    不管这种特殊行为只有一点怪异,或是令人厌恶,还是有危险暴力,重点是:人并
不是自愿“选择”这个行为,处罚并不能防止这种行为的再现,他也无法主动以意志力
控制。而且,许多相同的性欲倒错可以发生在同性恋、异性恋或双性恋等不同的族群身
上——所以性欲倒错和性取向无关。
    此外,必须了解性欲倒错不是“学习而来”的,不是因为看了某些书本、电影、杂
志,或交了有这种行为的朋友,就会得到这种怪异。举例来说,如果不能被某种行为所
挑逗,例如嗜粪症(coProPhilia,看伴侣解大便而会感到兴奋的行为),Ng使看了几
百个小时这种电影,除了恶心、无聊或其他感觉外,不会感到兴奋,也不会染上嗜粪症。
    训练有素的性欲倒错性治疗师并不多。个人或伴侣如果有这些忧虑或困难,应该去
找合格的、具有治疗性欲倒猪经验的性治疗师或心理学家。也就是说你必须和有治疗性
功能障碍临床服务的大学或医学院接触,请他们代为介绍适当的专家。
    到目前为止,对严重的性欲倒错或会危害他人的行为最成功的治疗便是注射
medroxy-progesterone acetate(一种可刺激呼吸中枢的醋酸盐,可降低或减少性冲
动和性幻想,因此可以降低性欲倒诸行为的冲动),同时给予技巧性的咨询治疗。一旦
此人因此种特殊荷尔蒙药物而冷静下来,就可能开始努力改变他的性行为模式。如果此
人有性伴侣,共同参与咨询也非常有用。
    等到当事人清楚学到不需要性欲倒错也能达到性满足的行为时,即可停止注射;这
种荷尔蒙治疗与阉割不同,不是因噎废食的做法,军中有时候会建议以闭割做为治疗方
式。如果治疗后,这种行为仍明显地无法根除或控制,那么可以选择继续长期接受荷尔
蒙治疗。
    许多性欲倒错者害怕只有他们自己有这个问题,若能发现其他人也有同样的特殊行
为,对他是有帮助的。不妨阅读专门介绍特殊怪痛的杂志或报纸,然后去信询问。或者
到“成人”书局去找刊载某种特殊性行为的杂志来看。
    位于巴尔的摩的约翰·霍普金斯医院心理荷尔蒙研究中心的主任约翰马利博士对性
欲倒错做了许多研究,使我们了解到性欲倒错与个人的“爱旧模式”有关(请参考第五
章),以及治疗方式。这个段落许多细节皆取自他的著作,他将性欲倒错通分为六大类:
    ◎牺牲型性欲倒错(sacrificial paraphilias,一个人或两个伴侣必须借受“处
罚”来体验“强烈的性欲”)。包括虐待狂(从伤害、屈辱、束缚、处罚他人,或令人
痛苦而获得兴奋);被虐待狂(从被虐待中获得兴奋);和灾难癌(symPhorophilia,
自意外或灾祸中获得兴奋)。这类怪历程度不同,从两相情愿同意玩游戏,到最可怕的
对付陌生者色情谋杀痛(erotoPhonophilia)。
    ◎掠夺型性欲倒错(predatory pa。philias,只有在性爱或事物是偷来或抢来时
才感到性欲)。这类型的人会想像或扮演掠夺者或被掠夺者的角色,包括强暴、闯入民
宅偷窃和绑架。同样地,实际的行为可从偷不值钱的东西,两个人互相扮演(一人假装
施加武力,另一人抵抗)到令陌生人害怕的武力强暴须(biastoPhilia)。
    ◎商业型性欲倒错(mercantile pa。philias,只有“邪恶”才会使之感到性愉
悦)。这些案例不一定是实际买春,也可以假装此人的伴侣是靠做爱赚钱的妓女或妓男,
或者是付钱给色情服务电话,和对方谈话,把对方当做是妓女或妓男。
    ◎恋物型性欲倒错(fetish paraphilias,在性行为中,某个物品对某个人来说象
征“邪恶”)。这个东西可称为”神物”(fetish),是对性兴奋的谴责,也是引起兴
奋的必需品。“神物”的意义是指“具有神奇力量的物品”。这些物品在传统文化中被
广泛使用,如与魔法有关或有保护或护身等作用(如携带免限或四叶的幸运草象征幸
运)。
    女性内裤、胸罩、裤、袜和其他衣服是常见的神物,还有女性的某个部分,如头发、
胸部或脚(或更常见的是这些东西或身体部位的照片)。另一种常见的神物是和感觉某
样东西的成分有关,像借橡胶、乳胶或皮革引起兴奋。神物还包括禁忌的嗅觉或身体分
泌(像嗜尿症或嗜粪症者,对脏内衣、粪便或小便的感觉)。有些神物(借尿布、橡胶
裤或江胶剂等来引起性兴奋或高潮)则是明显源自童年早期。
    这些神物可能穿在性伴侣身上、穿在自己身上,或只是独处自慰时看一看、摸一摸。
假设大多数男性是看女性胸部而感到兴奋,自然会认为恋物是不寻常的,那么对于男人
需要小便在女伴身上后才能兴奋,也会视为不正常。神物和性行为之间的道理也是一样
的。记住,当神物成为引起兴奋的必需品,而不只是偏好时,才能算是性欲倒错。
    ◎挑选型性欲倒错(eligibility ParaPhilias,性伴侣必须是一般社会常态所不
能接受的)。这种类型的人一再重复挑选伴侣,一旦伴侣变得被社会规范所“接受”,
便甩掉他,然后再去找新伴侣以符合特殊的标准。
    有一种例子是找和自己年龄不同的伴侣。对恋重症的人来说,伴侣必须非常年轻,
通常是青春期以前;当伴侣长大为青少年,就再找新伴侣。另一种性欲倒错则需要年老
的伴侣,称为恋老席(gerontoPhilia,青壮年者以老年人为性伴侣)。年长的男性强
求青春期的女性,叫恋少女瘤(ePheboPhilia),社会可能不会反对或注意到这类年龄
差距,但是可能,会有一连串的离婚事件,因为年长者必须每几年去找一个更年轻的伴
侣。
    其他类型的挑选型性倒错者还包括恋兽疼(zooPhilia);需要不同种族的伴侣;
或是据要肥胖的、矮的、残废的或其他特性之伴侣。有时候也包括其他到式的差距,像
社会阶级的差距,或是最极端的——死的伴侣,恋尸病(necroPhilia)。
    ◎引诱型性欲倒错(allurement paranhilias,某种特定的行为,通常发生于性交
之前,成为“主要事件”;借此并将“邪恶”的行为(获得住兴奋)与性交本身分开,
使性交变成“纯粹”是性交而已)。
    暴露狂(PeodeiktoPhilia)就是一个例子,男人向陌生人展示阴茎,获得惊吓或
害怕的反应,然后回家和伴侣做爱或自慰。窥伺狂(PeePing Tom)从窥视不该看的事
物中获致兴奋;色情对话狂(narratophile)只从色情对话中获得兴奋;而色情图画狂
(pie-tonhile)只从看色情图片中获得兴奋。不管是打淫秽的电话,看粗俗暴露的歌
舞表演,还是拍自己做爱的色情录影带,这个人和接收讯息的对方是没有接触的(对方
并未与性歌倒错者做爱)。
    有一种引诱行为称为摩擦$(frotteurism),这种人在拥挤的人群中,像在公车
上,以摩擦或压挤陌生人来做身体接触,但并不去结识碰触的人。
    上述并没有完整地列出所有性欲倒错者,还有一些在下面讨论。
    问:我立攻打女人,我感觉到大多数的女人不只重要、而且在潜意识中“想要”男
人打她们。问题是太多女人被那些女性主义者洗脑,认为如果她们迎合男人的需要,那
么他们一定有毛病。我要如何帮助女人了解,玩一下小小的游戏是一种表达人类情绪的
健康方式。男人的意向是想支配,而女人的意向是成为注意的目标。打女人的屁股,然
后再抚爱她,是一件多么令人兴奋的事,我不知道为什么我认识的女人害怕让她们自己
放松、发泄激情。我想对你给我一些建议,如何与那些想要被打却不肯承认的女人交往。
    答:我要对你说些扫兴的话:除非你选对了女性伴侣,要不然你得花许多时间与警
察、律师和法院周旋,而不是和你的性对象。
    如果打人才能使你性兴奋,这是性虐待狂。如果被打才能令之兴奋,称为被虐待狂。
有些人喜欢将打屁股、扭动躯体或其他类型的身体翻动当做性交的一部分,但是也可以
不需要这些行为正常做爱。从来信中,并不能清楚地辨别打女人屁股在你的性交功能上
扮演何种角色,但是你对女性的假设是不正确的。
    研究者估计,只有5%到10%的美国人是施虐受虐狂(sado-masochism),他们会
从施借受虐中得到性欢愉,大部分是温和的或阶段式的进行,没有真正的疼痛或暴力。
研究显示其中大多数人喜欢被虐待而不是施虐者的角色,而且男人比、人更喜欢虐待及
被虐待的行为,这表示男性虐待狂可能很难找到愿意被虐待的女人做为性伴侣。
    如果找到了伴侣,两人同意怎么去做,在多数情况下,都是先安排好剧情,按照剧
本给予或接受实际的或假装的身体疼痛或心理屈辱;任何与预期的脚本不同的改变,通
常只会降低性欢愉。
    大多数是接受者(被虐待狂)安排并控制伴侣行为的种类和范围。你或许会感到有
趣,在许多这种异性恋关系中,角色扮演和传统是相反——男人扮演服从的或被虐待的
角色。虐待和被虐待的行为也会发生在同性恋伴侣之间。
    至于你所提出的特殊问题,答案是:绝大多数的女人都“不想”被打,也“不会”
将被打和住欢愉联想在一起。如果你的伴侣说她们不想被打,值是你还是照打不误,你
可能会被控告人身攻击及殴打。律师可能会劝你,当女人对任何性交行为说“不”时,
那绝对是她的意思。如果打人才能使你兴奋或满足,你必须继续寻找视被打为性欢愉一
部分的那些极少数的女人,或者找一位咨育顾问或性治疗师,帮助你了解如何达到性欢
愉,而不需去打人。
    问:昨天一个男人在公车上对我暴露他的下作。我很害怕,怕不合,因为我相信他
会跟踪我回家,闯进来骚扰我。当我问我的女房东住出附近是否有人鬼鬼祟祟,还告诉
他为什么,他笑房告诉我不辞担心做这家的男人。我不能相信做这神享的关人不会有危
险。
    答:不错,你的女房东说得对。受到暴露狂的骚扰会令你害怕,但是这种男人很少
跟踪女人或展开任何其他类型的接触。这种男人喜欢目睹女性看到他下体时的惊吓,以
确认他的“男人本性”,这是他性兴奋的来源。稍后他会回想从你的反应中所获得的欢
愉,然后自慰或与性伴侣做爱。
    下次如果再发生同样的事时,你能做的是:对暴露狂不露出任何惊吓的表情,很冷
静地移转目光,不看那个男人,或是假装什么事都没发生。最重要的是,临床证据显示,
这种男人很少将其行为扩大到更具暴力的行为。
    最近的研究报导,有些女人因为看到暴露狂而深感困扰。如果你觉得如此,应找咨
询顾问来帮助你。
    问:我很想了解一种称为“自慰”的性障碍。它会导致其他的性障碍,仪态大症或
者强震吗?
    答:根据目前对“偷窥狂”的了解,有这种怪癖的人很少会有其他的怪相,像恋空
症或强暴。
    很多人想偷窥探体或性交行为,机会少时更想。他请电影和录影带提供数百万男女
安全地体验这种行为。但是他们不“需要”这种刺激来引起铁兴奋或高潮;而偷窥狂
“必须”偷窥,才能在稍后产生性行为。
    有些偷窥狂在窥视对自慰,不一定会达到高潮;有些偷窥狂甚至不会因此勃起。这
些人稍后无论是一个人或是和伴侣在一起,都会回想偷窥所见,所窥内容像录影带般不
断在脑中播放。这是他们唯一可以勃起和达到高潮的方式。
    如果强暴犯在窗外窥视、搜寻猎物,此时若正好被逮捕,可能会被当做是偷窥狂而
非强暴犯。真正的偷窥狂只会一次次地重复窥视,不会犯强暴罪,也很少会闯入民宅或
对窥视的对象产生兴趣。
    因偷窥而引起法律上或婚姻上麻烦的人,治疗方式为荷尔蒙与咨询治疗双管齐下。
    问:我接到一通电话,对方自称在全寨研究所做研究。他问了我一些非常亲密的问
题,我告诉他一些甚至不曾告诉丈夫的事,后来我告诉朋友这件事,她告诉我好向你们
由一下,因为那可能是电话性骚扰。现在我感到满害怕的。这个男人天的为你们工作吗?
    答:我可以很肯定地说,他不是为我们工作的。金赛研究所从来不做电话访谈。尽
管如此,你可能没有危险,因为需要打电话性骚扰的男人,电话本身就提供了足够的性
愉悦。
    你是特殊形式淫秽电话的受害者,打电话的人假装是值得信赖的人,像科学家、医
师或传教士。我们每年都会收到来自全国各地有关金赛研究所电话访谈的报告,我相信
没有告诉我们的一定也很多,这些骚扰者听起来令人颇为信服,而且没有人喜欢承认自
己是容易受骗的。
    大多数的淫秽电话,总是说些淫声秽语来惊吓听者。接到淫秽电话不要张声,立刻
挂断,不让打电话的人从听者的反应或惊吓中得到快感。
    如果又接到第二通,立刻挂断并打电话给电话公司。警察通常可以捉到一些重复打
电话给同一个人的男人。新的电话设备在不久的将来应该会上市,可以让使用者追踪不
想接的电话号码,这样会更容易辨识是谁打来淫秽电话。
    大多数打淫秽电话的人,不会重复同一个电话号码,不会有其他形式的性侵犯;换
句话说,他们的行为不会从打电话扩大到直接骚扰接电话的人。
    我告诉你如何分辨值得尊敬的科学家和骚扰者的不同,让你做个参考。合法的性学
研究者,总是在联络任何对象前先通知警察局和相关的地方机关。即使最初是以电话联
络,研究者也会鼓励你打电话到警察局、医院、大学,或是其他相关单位去证实他们的
身分。他们会向你保证你的答复和隐私是保密的。任何有信誉的科学家都不会在第一通
电话中就开始问你问题,他会给你时间决定你是否愿意接受访问;然后,你会接到第二
次的联络或自己决定是否与研究者联络。
    记住,即使你同意参与研究计划,也有权拒绝回答任何问题,你也可以在任何时候
抽身而退,不参加研究。这些保护措施都是“同意书”的一部分,是有信誉的研究所必
须遵循的规范。
    问:每次看到恋物癖的报导都是有美男性的,女性有态物癖吗?
    答:对恋物解的研究多半是针对男性,这是因为大多数研究都是以就医的个案为主;
也就是说,去求助治疗或被捕而因此坐牢的都是男性。实际上,男性比较常容易从视觉
和嗅觉引起性兴奋,这或许可以解释为什么男性较常将“神物”视为性行为中重要的一
环。因此,基于这类个案的历史和理论,大多数的医生和研究者都认为有恋物痪的女性
远比男性少。
    我们不知道有多少人是恋物瘫。这种行为只有在恋物病遇到法律问题时才会引起注
意。医师或咨询顾问通常从三方面来了解性恋物痪的行为:当恋物痪的伴侣拒绝合作及
婚姻失和时、目标非常不易取得时(以致于性功能受到影响),以及当事者开始担心他
“正常”与否的时候。
    问:对有恋物症的男人来说,满足其恋物养比和女人做至更好,这有可能吗?
    答:是的,有可能。临床证明有些人对某特定物品比与人做爱更能得到性快感。对
于某些个案,“神物”是其唯一的性活动;另外有些个案,“神物”则是与伴侣做爱前
的必需品。
    大多数正常人同样会觉得某种衣服更容易引起性兴奋,或引人遐思,引起性幻想,
其与恋物癌的差别在于是否绝对需要这些衣服来引起性兴奋。举例来说,如果老婆上床
穿着透明的睡衣,而不是高领的法兰绒睡衣时,男性会感到比较兴奋,这是很平常的事
(在两人之间可能是种信号,表示她想做爱)。
    但是如果这个男人只有在他太太穿上某种睡衣时才感到兴奋,或是如果他只是喜欢
看睡衣本身(不用穿在他太太身上),这个男人就可以算是有恋物痛。一辈子都带有这
类温和的恋物行为(例如伴侣穿上比平常暴露的睡衣会变得比较兴奋)并不奇怪,只有
在它造成个人、婚姻、社会或法律的困扰时,才算是问题。
    问:我发现女人自长发会十分吸引男人,为什么男人对长发那么着迷?
    答:有些医师揣测,美国男性觉得长发的女性比短发的女性更有“女人味”,但没
有任何这方面的研究。
    男性对女性发型的偏好因文化差异而有别,有时因年龄层不同也有差别,端视各个
群体如何定义“理想的女性”。当然,不论何种文化、何种时代,总是有些男人有其个
人的偏好。
    某些文化认为只有丈夫或亲近的家人才能看女性垂下长发。这隐含女性将紧绑的头
发垂落是比较不羁的表现,或表示比较水性杨花,这就是“她放下头发(she let down
her hair)”这句话背后的含意。举例来说,在东方的艺术品中,女性披头散发经常表
示才刚有过性行为。
    少数男人对长发女人有非常强烈的性感觉,需要伴侣留长发才能有性反应。这是性
恋物解的一种。
    问:我是个三十四岁的男人。你听起来或许会感到奇怪,从我六岁开始,女人的头
发即带给我幻想和性兴奋。我从事发型设计工作几个月,但是最近辞职了,因为当年轻
或车长的女性要求剪短头发,就会令我初起。我有时想,有时又不想算,所以我辞职了。
    只要想到女孩坐上椅子后,我帮他系围巾,将头发系上,夹起,钱后放下。那是美
丽的头发,钱后她说剪掉它,这就让我初起。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我是疯了、还是古板?
    答:长发女性似乎是你的最爱,也是真实生活上赖以达到性兴奋和幻想的方法。我
们不知道有多少人依赖这种特殊的恋物腐来引起性兴奋。
    除非长发是唯一使你有性兴趣的东西,或者你对长发的性反应干扰到你的日常生活,
像你信上所说的,才会成为问题。如果你无法和不留长发的伴侣有爱情关系,或者对真
人不感性兴趣,但是却为了相片上不知名的长发女性而感到兴奋,那么你可能需要求助
咨询顾问或性治疗师,并讨论如何增加你对性反应的能力。有这种态物博并不表示你是
同性恋者,如果这就是你用“古怪”这个字眼的意思。
    问:我是个二十几岁的男人。从我九岁以后,就有恋脚的嗜好,而且对女人的脚十
分着迷。也不知道为什么,我特别爱闻它们,也喜欢女人的袜子、裤袜和鞋子汗湿后的
味道。我在晚上一边想着强烈的脚味。一边自慰,我开始对此习惯感到强烈的罪恶感,
这种习惯一定会被多数人认为是变态。
    我在公众场合也会因此动起而感到很不好意思。我经常幻想自己以脸摩擦女性的脚,
而她的脚上穿若好几天没洗的裤袜。
    答:有种恋物痹的人将注意力集中在身体的一部分,或没有生命的物体,以此做为
经常性的偏好或是用来达到性兴奋的方法。脚和脚的味道都是常见的恋物癌。
    如果你对女性的脚的兴趣已经支配你的生活和人际关系,或是造成忧虑、罪恶、羞
耻或压力,你就应该求助。如果它影响到你的社交生活、学校课业,或与朋友、家人和
爱人的关系,治疗会对你有帮助。
    问:我是个四十四岁的男人,我一直穿着尿神区在塑胶垫上。我汇的很惭愧我那么
依赖这些东西。有很多成人接触这类幼年时期的抗品吗?
    答:你提到的可能是称为幼稚症(infantilism)的性欲倒错。这些物品会引起你
性兴奋或高潮吗?其他幼稚病的症状包括想睡婴儿床的欲望,吸食奶瓶,以及获得通常
和小时候所受的照顾有关的举动,像包尿片。
    治疗过这种病患的治疗师怀疑幼稚病之所以发生,是因为患者认为只有在他是婴儿
时才真正被爱过。其他研究者则试着解释,对某些人来说,他们早期的性感觉和性反应
(例如勃起)发生时,是穿着尿裤或尿片,而他们以某种方法将这两个事件连在一起。
    不管这些物品是否已经成为性生活的一部分,有这种行为的人通常对家人、朋友,
甚至对配偶保密。金赛研究所的藏书中有一本由这种特殊性欲倒错的人所出版的杂志。
这本刊物包括编辑的语评,给编辑的信、文章和分类,由此可见不是只有你依赖这种行
为模式。
    如果这种恋物痹干扰到你生活的快乐美满或是影响你组织亲密的爱情关系,那么应
该尽快找能帮助你解决性欲倒错的咨询顾问或性治疗师。
    问:我在十六岁时因车祸而失去一条腿,我始终认为自己没有吸引力。我现在婚姻
快乐,但是我不太确定我先生的行为,我知道其他类型的态物回,怀疑他是否也是这样。
    我先生似乎对我残缺的躯干非常迷恋,好像它对性是大有好处(在我的眼里,我那
残缺的肢体看起来很丑陋)。我先生也不能解释是什么原因,但一位残障的朋友告诉我,
她的先生也是如此?
    我们戏称这是对失去腿的“额外福利”,而这点安慰也使得生命变得可以忍受;但
是,我们还是很好奇,是什么原因造成这种吸引力。
    答:你和你的朋友“可能”嫁给了所谓的恋残障瘤(acroto-mo汕maes,希腊文
acro 代表“绝对”,tomo代表“切断”而pMh代表“爱”)。有一个小型的、自愿的、
针对183人的非随机研究资料显示,他们对没有四肢的伴侣有性兴趣,大多数人在青春
期前后即了解自己对残障者有兴趣,但不到一半的人说得出为什么。
    这些人中大多数有高于一般水准的教育程度和职业。问及他们的童年和双亲,有80%
的人表示和他们的父母合得来,而大多数人并不会比一般大众对特殊的性行为更有兴趣,
像是束缚或被虐待狂。
    到底这些受访者该不该被列为性欲倒错是个问题,因为大多数人对不是残障的伴侣
也能达到性满足。对大多数人来说,这种兴趣与特别喜爱大胸脯女人的男人并没有很大
的不同,差别只是在一个是为人接受的,而且是目前文化上的一种现象,而另一个则否。
    接触残障女人的专家注意到,有些人的身材不好,对于男人为什么会列产生兴趣倍
感困惑。你先生可能并没有恋物摊,只是因为你对自己的吸引外表没有信心,因而表现
得过分热心。此外,就算是他为残肢所吸引,你也不是世界上唯一的女截肢者——他却
独独“选择你”成为他的太太。
     
    ------------------
  图书在线
  
返回目录: 金赛性学报告    下一页: 第08章 性功能障碍面面观

1999 - 2006 qiqi.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