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书屋 : 外国 : 马古利斯


 
  就像企图与天同高的巴别塔,
  
  他们知道他们是依循谁的形象。
    --裴第·史密斯(Pattismth)
  
  性是意义的终点。
    --杰奎林·罗斯(J。例di。 RosJ
  这进化脱衣舞者转过身,露出高耸的阴茎。“她”变成了“他”。在许多祖辈身
体上都有很显著的阳具,现在消失了。在它过去的位置飘浮着两条鱼状的立体影像,
梦幻般地从空气中游过。这两条鱼之前有许多闪烁着绿光的两栖动物,还有一池地水
银色的水,反射出盘绕在舞台顶上的聚光灯光点。
  这进化舞者已经让男人及女人展示出哺乳类及爬虫类内在构造的奇观。但是,在
这灯光昏暗的剧场里,肉体杂陈,时间错位,我们无法分辨哪些形体勾绘出人类真正
的史前历史,而哪些不过是鲜明的幻像。此外,假设我们回到一亿年前的爬虫类纪元,
眼前舞动的影像到底哪一部分代表身体,哪一部分又代表心灵,这变得越来越不清楚。
仿佛要强调这混乱的状况,进化脱衣舞者忽然化为一片两栖类出没的沼地,形状如同
柔软细腻的女人身体,然后又突然迸裂,再重塑成一团凝胶状的蛋堆,闪亮有如一百
万粒珍珠聚在一起。这个闪闪发光的两栖动物蛋堆又经过一次分解、融合的程序,最
后变成了一个平滑、闪烁着银光的镜子。旁观者想在这片发亮而平滑的水晶体中寻找
线索,好解开某个神秘的意义。但他们除了自己那副好奇的嘴险外,并没发现什么东
西。接着,这面镜子又融化为无数条的水银泻流,然后在舞台地板上汇集成一个池子。
而当这个水银池收缩变小之际,两条有着变形鳍的鱼漂流过舞台,然后降落在水银池
上。当它们踩着节拍,独具风格地昂然踏空前行时,空气中呼呼有声。那模样仿佛是
试着望穿聚光,探索未知的黑暗世界。写作治病
  谈到阳具的心理反应,在本章中,我们将谨慎地先离开那比较确定的科学领域,
进入着重宝想推敲的』心理分析世界。我们将逐渐认识许多当代心理学的基本观念。
在本章中,我们了解到的不仅仅是生理上的阴茎之进化,还有阳具在“无时间性的”
无意识形态中,如何成为符号及意义之来源。由于阳具在有性生殖中是最为外露的器
官,所以它成为孩提时代种种妙想的基础,同时也是心理分析学上奇想的焦点。其实,
只要我们稍稍注意便不难在笑话。梦境,甚至弗洛伊德式的“小陷讲”中发现这些奇
思幻想的影子,同时也明白借着神奇的话语和幻影,它似乎不断地影响我们。然后,
我们再回头继续描述比较有实证依据的史前性史。
  难道心理分析本质上只是文学及诗作,只不过用严谨的科学论文这种写作方式来
表达而已?答案是“不只如此”。心理分析,诚如在英国和美国广为人所了解的那样,
是临床医学治疗的专门技术。不过,它还不仅仅是治病的一种手段而已,心理分析是
有生命力而自成体系的,正在所谓的“解构”及“文学批评”等领域内大受重视。弗
洛伊德作品之复活再现,主要乃起因于法国知识分子的推波助澜,却不一定在英美读
者间大受欢迎,更退论广为人知。加拿大心理分析学者弗朗索·佩拉第曾讲过一则轶
事,道破人们看待心理分析之种种态度。佩拉第描述一个横跨大西洋的场景,那是几
个法国和美国心理分析学者间的学术交流聚会。与会者所写的论文在会前即已传送研
读,但是当
  
  与会人共聚一堂准备开会时,气氛却突然严肃起来。在片D刻寂静之后,美国方
面心理分析家开口说话了,他说:\"贵D方的论文我们都已拜读过了,但我们必须很
抱歉地说:那D不是心理分析,而是文学作品。\"\"我们也读过贵方的大作5了,\"
一位法国心理分析家回答道:\"但你们的也不是心理l分析,倒蛮像医学著作。\"虽
然对心理分析学的见解诸多歧g义,但我们相信,在这门学问中,科学探究的精神绝
对是必要的。生物学对始自弗洛伊德的心理分析流派一直是重D要支柱。但是心理分
析却超越了生物学的界限。弗洛伊德D曾这样描述心理分析:心理分析的探讨是没有
止境的,终点永远不会出现,即使停下来也并不意味终止讨论。那些 矢志从事这项工
作的人,需要耐心和不屈不挠的精神。
  
  心理分析绝木只是专家与分析对象在隐密舒适的房间内进行的交谈。病人仰躺在
私人办公室舒服而倾斜的沙发椅上“自由地沟通”,而一脸严肃的专家则速记着
重点----在某种意义上,这仅仅是对心理分析家或弗洛伊德派的刻板印象。真正的心
理分析----有关\"灵魂\"或心灵的分析研究,也可以发生在作者及读者之间:采用这种
方式所掌握的是意识的流动,即一种』动灵的呈现,所谓的权威则暂置一旁。针对心灵,
或甚至针对权威答案作分析,谁正在跟谁对谈就不再清晰了。一本书也就是一种心理
分析的工具,借以唤起一个人与自我思想对话而进行沟通。事实上,书中的文字并不会迎
合读者作相对的反应,就像那个专心而沉默的心理分析家那般----它们毋宁是没有责
任感的。弗洛伊德坚持说,付费这件事会改变个人的情感羁绊,强调了精神分析家保
持专业距离的重要性。因此,花钱作心理治疗,甚至买像这本浅谈心理分析的书,都
是很重要的。因此,请注意:心理分析早期被接受治疗的病人称为\"谈话疗法\"。或
许,这本书也可被称为\"写作疗法\"。阳具钦羡与阁割情结
  对心理分析而言,阳具是一种象征,象征“某种失落的东西”----那个一直隐晦
不明却总能挑起性欲的东西,因为它从未真正得到满足。追溯其进化源起,我们可以
从爬虫类的远祖身上得知阴茎的进化过程。透过外露的生殖器,事实上也可说是整个
身体,我们将继续在微生物的层面中,找寻一个失落了的重要东西,因为微生物之各
层面,无论从生理学或生物学上来看,都是以性为中心建构起来的。然而,心理学却
警告我们,这样的追寻是无休止的,最后的结果并不保证得到终结性的答案或挖掘出
知识宝藏。甚至,我们得绕上一大圈,才能了解到可能没有终极的答案。
  进化生物学者们都坚持:阴茎因为在生殖上扮演很重要的角色,所以在生存竞争
上,要比阴核重要得多。但是,这项重要性便足以让阴茎支撑弗洛伊德的“潜意识”
理论吗?心理分析学,正如同进化生物学一样,强调孩提时代对阻茎的观念极其重要,
或者我们也可以说对弗洛伊德而言,阳具象征事实上无所不在,特别是从某些“医乏”
角度来看。的确,小女孩在看到男性生殖器时,都会使她误以为自己是不完整的、被
阉割的,失去了某个很重要的东西似的。对弗洛伊德来讲,这个“被阉割”是具有特
殊意义的。弗洛伊德把女性渴望填补失去阳具的空虚感称为pen-isheid,也就是阴
茎钦羡的意思。但是这个解释太表面化了。阳具象征并不只能置换为任何圆筒形状的
东西。弗洛伊德就曾被问到他的雪茄是不是一种阳具象征,他说道:\"有时候,雪茄
只是雪茄而已。\"
  对拉康而言,欲望总是以“他者”(the other)为对象,而这经常意味着对母亲
的欲望一一一一xir亲是爱恋的第一个对象。因为母亲缺乏阳具,所以小孩子,无论
男孩或女孩,起初只是想当母亲的阳具。小孩子了解到他(或她)乃出自于父亲的阴
茎容进去的地方,因此小孩子想成为阳具,理由就很简单了。他(或她)于是奇妙地
把他(或她)与男性器官联想在一起。虽然拥有阳具,就像小男孩那般,却仍然是一
种闭割,因为它并没有满足母亲的欲求。小孩不可思议地在那根进出母体的棒状物中
认同自己。与此同时,他们也了解到这份认同有所欠缺。』心理分析,大致上便是尝
试着探索那份仍残存于成人身上的孩童时代之奇想。男性由“阴茎钦羡”心理导致的
结果是“阉割情绪”。小男孩会沉溺于自己的阴茎,他珍爱它,但又觉得它有所
欠缺,而又害怕会失去它,好比(他如此相信)他母亲也作如是想。由于渴望与母亲
结合为一,“阉割”的恐惧使得他希望赶走父亲,这对他而言是一项公平的惩罚。
但因为小男孩的阴茎仅仅是接近,而非母亲真正欲求的器官,所以拉康便断言道:不
仅仅是小女孩,而是“每个人都被阉割了”。要得到心理上的健康,就得接受这些有
关闭割的奇妙念头,但并非要我们去承认生殖器的欠缺,而是认清在 欲望的领域中,
永恒的不满足感----特别是在语言的范畴里。
   接受了“阉割去势”的观念,意味着我们必须认真而D仍未见面时四p柳的
措谋财什议帕M)如习大滑。D_,W\"I\'且强分析所指的阳县倒不必然就是阴茎。因
为DO&MM$③把村农本身.所以两者并不具同一性。正如D心排分析学上所说的,在
潜意识中,阳具总是逼近系更要D事物的油缘而已。阳具之\"超现实\"的梦境造辉,
%11)叨D以在勒内·马格里特(Ren Moptte) 1942罕的国作一ngry-D门。*_、
中欣常和体会到:一个斜躺的裸体男人,克拥与l。--一w一加qkinM吉肽对。个步
如醉瘤的人.鞋于回4丫。mM\'闪Th。吨p习o回心志回布}.入u----阻\"曰〕四
千1爪fMJ八贯Th JD乃雳押了\"小男孩一旦认定就小合双井田又任tw乐J刚D什自。
汝南W曲波极稳下讲一来写道:\'哦们知道,借总识中的阉割情绪,其作用好比一个
纠缠的缔结。\"拉康恶作剧地用来指\"绳结\"的那个法文俚语noeud,大家都知道它
的意思即是阴茎。弗洛伊德及拉康这两个人的著作,不仅仅是为了描述,而且还跟他
们的读者们一起进行某种心理分析。
  相形之下,大部分英国和美国出版的心理分析作品则流为一种枯燥的科学文体,
每个字或符号都无真地被认定为只有单一的----而且可以控制的----意义。然而,心
理分析是不能陷于一种对于孩提时代奇想的客观了解,它必须感染自身所钻研的那些
潜意识、超现实而又非逻辑的种种念头。人们在阅读那些心理分析拥护者的作品时,
往往会觉得他们过于拥护心理分析之科学地位。即使像化学,也是植根于古代炼金术
上非科学性的配方和持续不断的实验;古代占星家试图在宇宙与个人之间寻找一种和
谐的数学关系,现代天文学也无法自欺欺人地忽略这份原始的动机。没有一种科学----
特别是科学著述----是可以缺少奇思异想的。镜像阶段
  阳具是“没有所指的能指”。拉康在他的论文《阳具的意义》(对仍M因血Md
山P汕见m)中,强调弗洛伊德发现了一种\"人类之性的侵扰不安\"。而这种侵扰不
安不能\"借着简化为生物学上的天赋特质,而得以解决\"。但是,拉康自己在解释性
欲时----从某个观点来看,失落的阳具正是欲望的成因----却也诉诸生物学上的寓言。
据拉康的说法,婴儿在镜像中看到自己是一个完整结合的整体时,会完全淹没在觉得
具有支配力、独立自主及自我控制等能力的欢欣情感之下。完整的倒影,与婴儿在此
之前所得来的支离破碎、不协调而又心理上分割支解的知觉印象,形成了极尖锐的对
照。然而,对拉康而言,婴儿欢欣雀跃状态最重要的特色,在于它是没有根据的,完
全出于一种幻觉。婴儿所知觉到的整体,与实际上他是一个层弱而易脆的生物,存在
于一个知觉上\"意料之外\"(non mpitills)的世界中,这两者是完全不一致的。婴
儿是在\"不是他\"的地方,见到自己的,也就是在镜子里看见自己。小孩子在镜子上
的狂喜表情,是一种辉煌但根本上是幻影的自恋经验。对拉康而言,自我是\"朝向中
心的\",它和显露的外表不同,而整体的意象也不过是一个意象而已。
  拉康之“镜像阶段”理论,和真实的镜子并无关系。认同与控制的感觉是靠别的
方法来完成的:譬如认同于和谐的母亲形象或是其他可资认同的完整个体。支配、控
制等情感,在成人期经常会复苏再现,但它们的支持力量永远是奠基于镜像阶段的自
我幻象。对拉康而言,支配宰制的力量永远是“视像使然”的,而不只是“想象的”
(im舍一*;那是一个他用来区分\"象征的\"(sylnbO止)及\"真实的\"(nd)的特
别用语。它是一个属于镜像阶段的有关认同和关连性的产物。真实的\"我\"是不存在
的,或者是时时改变的;它只是一个黑色的字母或是单字,一个具有文学意蕴的立体
影像。
  拉康所定位的镜像阶段,实仰赖于我们在此之前讨论过而命名为“稚相延展”的
人类发展特性。还记得我们说过,“稚相延展”的人类,是那些已经成年却仍保有他
们猿类祖先少年时期特征的人类,比如说宽阔的额头,小小的颌部、犬齿,以及光秃
秃的皮肤。
  诺贝尔奖得主弗朗勃瓦·贾可布这么写道:“事实上,进化的过程中某些最戏剧
性的事件,往往来自某种性成熟提前带来的改变。故而先前的胎儿期特征被延迟到成
人时期,而原有的成人特征就消失了。”镜像阶段理论实际上建立在这种“人类出生
时既真实而又特殊的早熟性格”。大多数哺乳类动物在出生后几分钟或几小时内就能
走路,甚至奔跑。反观人类虽然出生后很快便看得见外面世界,却往往在一年内无法
四肢协调地运动。一个两岁的婴孩是无法独力存活下来的。即使到了五岁,他也不会
自己觅食或保暖身体。同人类的婴儿相比,多数灵长类的胎儿往往都是离开子宫后便
可以独立而安全地活下来。人类的婴儿虽然无法一出生就走路、觅食,却很快而且不
由自主地进入奇伟的视觉意象里。对婴儿尚未成形的心灵意识而言,这一切宛如服药
后的迷幻世界。在镜像阶段,充满困惑的婴儿尚未对母亲的胸脯和眼神感到陌生生疏,
因此,它有机会透过母体这面“镜子”,充满狂喜地找到自我,尽管这份狂喜乃出于
一种错误的印象。
  此沙十,婴儿不仅从“镜像里得到一份狂喜和自我的意象,在与镇像互动的过程
里,他(或她)同时被放进时间的框架中。婴儿惊恐地发现自己处于“点点片片”之
中----仿佛在一个恶梦中,或是在海尔罗尼漠斯·包土(fu ero-m叮m阻 Bos山)
的一幅画作中----这种情形只会出现在回溯既往的时候,而那已经在快乐地遭遇过一
个想象上的整体之后了。正如美国文学批评家珍·盖洛普(Jane Gallop)所写的:\"很
显然在镜像阶段之前的东西,仅仅是一个投影或倒影而已。镜子的另一端,其实也没
有什么东西。\"拉康如此写道:\"重要的是,当一个人试图详细描述某个经验时,他
所了解的,并不如他所不了解的那么多。\"
  假如拉康的诸如镜像阶段、阳具符号等等概念令人困惑的话,那么请记住拉康的
著作其实是一个字谜,是一个图画式的谜题,而要了解它们的意义,去发现或发明其
弦外之音的种种努力,要比文章的表面语意重要得多了。用文学批评的术语来说,它
们是“开放式的记号学文章”。就这个观点而言,镜像阶段是一个暗示无知的比喻:
它仿佛像拉康在对我们说:“瞧,我会展现给你们看,自我与认同的诡计是如何做到
的,那就是用镜子。”但是,当我们准备看看拉康所提供的镜子,想找到答案之时,
我们仍然不是很清楚拉康是在欺骗还是敷衍我们----仍如镜子所反映出的形象,本身
就是个不真实的幻象。父亲的名字
  镜像阶段之得以被认定,乃是在接下来的象征阶段中的激烈分裂之故。自我及自
我形象之间、母亲与其子女之间,那种平滑的“想象中”的关系,在父亲挟其阳具与
象征等等的威胁之下,突然地撕裂了。类比与认定是存在于镜像阶段里的,而这些都
在象征的领域中被撕得粉碎。在其中,片段的言谈以及片面的理解,取代了镜中的幻
象整体。正如小男孩的阴茎不过是阳具符号,而不是父亲的阴茎一般,象征领域中的
语言也不是欲望的对象本身,而只是它们的符号而已。
  心理分析家很重视把自己认定成是父亲,或是母亲,或是某些其他“意义重大的
地者”,这种认定在传统的弗洛伊德式心理分析中被称作“转移”作用,拉康的所谓
“视像作用”的一部分。自我认同于那些镜中之像----那些理想化了的形象。然而,
这些形象也会破裂:分析家并不是你的父亲,而你的小孩既不是你自己,也不是你的
小弟弟。在深入拉康的象征领域后,我们了解了我们最深层的个人认同中的人为性质
及重叠部分,而或许我们对其他人有更清楚的认识。
  拉康所说的象征阶段,与弗洛伊德的“俄狄浦斯情结”颇为相像。虽然象征阶段
会造成分裂及片面化,但对心理的发展而言,却是必要的洗礼。对拉康来说,象征化
作用就像是让小孩断奶一样,母亲不在时,橡胶奶嘴可以安抚焦虑不安的婴儿,而父
亲嘴中的说话,也可混杂着提供一种舒解。婴儿自此开始认识语言的代替作用了。单
字可增补并置换,共时性地为不在场的东西命名,而且取代它们。在学会象征作用之
后,小孩子斩断了他们的关系和束缚,而且慢慢地安于缺乏来自母亲给予的满足,而
且了解到欲望之永无止境。他们可能会认同于说个不停的父亲----这是一个转换,借
此他们符合于那个一度吓倒他们的东西。
  就好比语言替代了事物一般,父亲口说笔述的律法也替代了母亲。这个律法很特
异地是禁忌性的:Ixll(:)Il如严在拉康所用的术语中,字面意义为\"父亲的名字\",
但在法文口语中,这个短语听起来与\"父亲说\'不行\"\'非常类似。正是父亲角色的
出现,威迫并对小孩子说\"不\"。而在这个恼人的威迫当中,代表该整体的部位即是
阳具。对拉康来说,阳具开启了整个意义表征的过程,它是一把象征之剑,它规定的
处罚割断了与母亲持续的连接,但这把阳
  
  ..n具利剑两边皆可挥斩;惜由运用阳具式的、父亲式的象征化作用,它运用
了父亲的力量,而俄狄浦斯情结就算没被解决,也得以舒缓了。
  拉康指责美国心理分析学,说它们背叛了弗洛伊德的理论,因为它们甚少强调无
意识状态和婴儿性特质的重要性。美国这些“自我解析家”视俄狄浦斯情结在孩提阶
段趋向成熟而健康的自我成长过程中就会消失掉,因此否认阳具符号是一种持久的心
灵真实。但是,语言本身就是阳具般的。它插人母亲与孩子最初的结合之中。语言借
着取代并转移那些被渴望的东西----经由无限替换的符号----在暗喻及转喻之下,发
挥了作用。在字里行间,在文外之意----在这些反扉之上,在这些封面之间----潜藏
了渴望占有那些不太可能捉摸得到的事物的渴求。好比希伯来禁令陈示上帝之名一样,
只要写出任何东西,就已经排除掉其他的东西,这是摇笔为文的手的一种出卖,一种
无心之失。拉康宣称弗洛伊德有如哥白尼式的革命理论,比达尔文还要伟大:意识永
远是相向中心的,它并无中心。 Ca Par-e(无意识)是会说话的。在人类之核心,
有着一个全体(洞穴)。毁容去形的语言----即令转化成诗、作孽般地插断标点、不
完整,甚或泛滥成灾----均有助于让我们安心顺从于必不可免的\"阉割去势\"。这是
因为这般的语言文字小心地避开了整体之海市蜃楼。就好像在演艺娱乐界中,
  221他们说着,却丢下我们,想要得到更多……太阳具的神话
  正如我们前面提到过的,阳具对心灵的早期奇想极为重要。但关于其生物学上的
同源物----阴茎,却又如何?它是怎么进化而来的?人类阴茎之所以较长,可能均来
自精子大赛的结果。首先,让我们来看一看人类的阴茎。在早期性事活跃的人类族群
中,那些\"家伙\"庞大的男人(但也不会比阴道还长),在让女人怀孕一事上,会占
得些许的优势。这些女人生下来的雄性后代继承了他们的基因,后来长大成男人时,
阳具尺寸可能接近其父,而不是远祖时代的猿类男性。
  正如精子大赛可以充分解释何以人类有较大尺寸的阴茎,进化学者更早时,还作
过一些其他的假设:第一,女人在看到那些裸体的男人时,会挑选阴茎最大的男人来
当情人;第二,那些有大阴茎的男人把它们展示出来,会吓走那些阴茎较小的竞争对
手;第三,女性之所以挑选家伙大的男人,是因为从正面相对时,大阴茎的男性能把
她们带到性高潮。然而,这些假说都不能让人十分满意。因为,据某本女性杂志所做
的调查报告指出,大部分的女性宣称,比起男性身体的其他部分,阴茎尺寸较不能吸
引她们,这种“吸5!假说\"也就站不住脚了。那份调查要求女性把她
  
  99)们认为最性感的男性身体属性排列等级,其中只有2%的女人偏好阴茎,而
有39 %的女人喜欢男人的臀部与肩膀。虽然人类各种族间阴茎尺寸的比较资料有限,
不过,女性选择大阴茎的男性在热带地区最为显著。这是因为热带地区的女人,比较
有可能看到男人的裸体而判断他们的阴茎。
  而“吓走”的假说似乎也不能成立。阴茎小但肌肉大的男人,很少会在家伙大而
瘦弱的人面前,变得怯懦起来。不像其他某些灵长类动物那样,人类男性还没听说过
有用勃起来的阴茎来威胁对方的事情。
  而大阴茎能增进女性性交快感的假说就更没说服力了。阴茎特质既然不是女性性
快感的主要决定因素,一根大阴茎也就不成为女性性快感的保障了。正如古尔德所强
调的,某种身体结构上的特点之存在,并不能说明它是为适应生存而出现----它不一
定会赋予那些拥有它的人在生存上有什么益处。
  对于阴茎尺寸的解释,从精子大赛的角度切入,是最妥当贴切的了。不管你是否
相信,阴道其实是一个对精子充满敌意的地方。阴道是酸性的,对精子而言,这是一
段名副其实的充满障碍的旅程,或是一个苦难窝,到处充满了陷讲;在大部分情况下,
一次射精射出来数以亿计的精子,几乎会无一幸免地留在阴道里。拥有一支可到达阴
道背壁的阴茎,自然就比阴茎短、精子射得离卵子较远者更
  ·223·占优势了。这种把丰沛大量的精子送到较近于卵子地方的优势,创造了阴
茎长度增长的进化条件----虽然阴茎除了可伸展到超出阴道背壁之外,并不能再提供
什么好处了。人类的阴茎不像某些其他的灵长动物的一般可以收缩进体内,它陈列于
体胜之外,因此非常脆弱,易受伤害。我们的男性祖光阴茎可能曾经有过骨头,正好
像许多灵长类动物的一样,但是现在已经失去了,而且皮肤福层在下腹部盖住了它们。
  据生理学家巴瑞·麦卡锡( Barrt M。Carth)的研究报告指出,在三个男人中,
有两个会认为自己的阴茎太短。麦卡锡把这种阴茎尺寸焦虑归请于几点因素。第一,
男孩在一个容易印象深刻的年纪时,瞧见父亲的阴茎模样,而忧虑自己会\"赶不上\"。
第二,在厕所斜瞄其他男性的阴茎,看起来似乎会比较大,而从正上方角度瞧他自己
的阴茎就会显得比较小。画家们都知道这种视角差异所造成的比例变化,而称它为透
视显示法。第三,阴茎松弛时,尺寸差异非常大,而动起时,差别就小得多了。人类
阴茎勃起时的平均长度,据测量为十三公分(五到六英寸)。第四,一般男人并不愿
意公开彼此讨论那些亲密的性事,他们也就一直都在无知之中。比较起来,男人更可
能跟女人讲阴茎的先人成见,而非跟其他男人讲。所以,大阴茎可以增加女人快感的
神话,也就历久不衰了。
  
    五花八门的阳物
     
  关于阴茎的种种情形,在生物学世界中真是太多了。有好多不同的“阴茎”存在
着,如某些青蛙的排泄腔瘤状突起;蜜蜂里雄蜂的交配器官;鱼类的胜门鳍状物;蛇
类的半阳物;鱼类及啮齿类动物的插人器官;还有精蜒的舌状器等等,这些都是阴茎
或是阳物般的器官,用来将雄性的精子传到雌性体内。阳物的种类繁多,范围自微小
的突起物到鲸鱼的大阴茎都有。鲸鱼的阴茎虽然平时藏在体内,但是伸展时可以有六
英尺长。鸵鸟也是“天赋异禀”。事实上,扶助走路用的手杖就是以其生殖器为模型
而做出来的。
  昆虫类的生殖器,歧异程度比哺乳类的要大得多。在许多昆虫类里,雌性都有“精
子贮藏器官”,这种很特殊的部位可培养精子,在繁殖期之前,保持精子生命达数月
之久。因为这些雌性的器官甚为“遥远”,故而雌性昆虫便进化出很特别的、如笛如
村般的家伙,而这些生殖器在形状上与哺乳类的阴茎殊少相像。在许多差异甚大的动
物中,独特的阴茎能舀能抽,还可以把此前已留下来的精子移走。例如在错蜒目束亚
目(Zyoptera)昆虫中----一种属于错蜒目的肉食性昆虫,雄性阴茎末端有一个村子
般的区域,负责把竞争对手的精子从雌性的精子贮藏器官中抽取出来。很相似地,许
多哺乳类动物的阴茎骨骼(baculUIn),可能也有类似把竞争对手的精子自雌性体内
清除掉的作用。某些种类的喷齿动物和蝴蝶,它们的家伙装饰华丽,在棘状突起、弧
线及装饰性凹槽之排列组合上大不相同,这是因为这些生殖器是一种很重要的分类工
具,用来与外观极为相似的动物相区分。对某些生物来说,最佳的分类指标便是阴茎
的形状。在豆娘错蜒(dalnseiliy)中,阴茎的尺寸、形状及功能,差异相当大,任
何一个够格的昆虫学家,只要依据雄性器官,就能分辨出其所属种类了。
  昆虫的生殖器官真是五花八门,此乃导因于其交配时的技巧,再加上性选择之故。
假如尺寸和形状够好的话,某一个雄性,就能把雌性体内原先已经存放好了的精子,
统统清掉。
  瑞典种子臭虫(好前规s equestris)可以防止性交后精子被其他雄性清掉的干
扰。雄臭虫的家伙不仅可以伸展到足足有身体长度三分之二(按比例,相当于男人有
一支四尺长的阴茎),还配备了钩刺,一旦与雌性交请之后,可以防止自己的精子被
除掉。雌臭虫在性交后,足足有二十四个小时,身上还和雄性那根插入的阴茎连接着。
  这种治可可式的华丽特点,似乎是雄性为了控制那些有时候会不情愿的雌性身体
而进化出来的。虽然有些雄性动物在交合后,伴随而来的是死亡,但假如只有走这条
路,自己基因才得以传到下一代去,那么这种昂贵的代价,在进化上仍是值得的。有
些动物也已进化出有如钉子般装备的精子。蜗牛的精子,在装配上就有倒钩般的尖刺,
犹如一根削尖的箭银,好把某个雄性的精子定住,即使接下来再有别的雄性来交配也
不怕。
  在进化过程中,犹如在军事科技里一样,偶而会出现某些行为及生物科技,而把
在过去是高度技巧而细密的某些策略,淘汰出局。连发来福枪、加特林机枪(Gaiting
gun)及尖刺铁丝网,让骑兵变得落伍无用,这跟骑马冲锋的骑兵会把徒步作战的步兵
淘汰的情形是一样的。可资比较的更新创见,展示出以前两性间\"花招百出的战斗\"
之生殖宿命中那么多曲折与古怪。只要想到寄生在脊椎动物消化系统中的肝吸虫
(MOnilifondS dublls)进化而来的性武器,就可想而知了。这些肝吸虫不仅会用它
们的性武器塞住雌性的生殖管道,还把其他雄性的也塞住了----这就像在中古时代制
造贞操带的巧匠,出于对技艺的热爱,而发展出一种两性都适用的贞操带!
  昆虫古怪的性功能,另外还有一个例子,就是非洲奥虫(XriOCoris
maculipenrUs)。雄性非洲臭虫有矛一般的生殖器官,用来戳刺雌性的下体。雄性这
种激烈的举动在雌性身体上许多地方,制造了多处的\"阴道\",其实,那些\"阴道\"
都是刺伤。从某个伤口闯入的精子,会游过雌性体内的淋巴管,有的则会抵达它们的
精于贮藏器官中。在那里,精子安全地保存着。这些雄性戳刺者的基因,也就传到后
代的身上,而使它们也都具有矛一般的阴茎。
  过去,雄鼻虫这种行为,一定会杀死雌臭虫。然而,今天的非洲雌臭虫已发展出
一种保护下腹部的垫子(称为“伯利斯”器官, The ogu of Berlese),可以帮助它
们疗伤。母臭虫甚至可能使用精液里的蛋白质当做滋养品,来培育卵子。这些下九流
旅馆里的吸血鬼,甚至还以另一种方式,改变交配游戏的规则。雄性非洲臭虫使用一
根矛状的生殖器,反复戳插其他雄性,把精子强行注射到那个受害者的下体。这种公
对公的强迫性交,当然不会导致怀孕。乍看之下,这种性行为似乎在达尔文式留下最
多后代的游戏中,是没有必要的。但是,臭虫的精子与哺乳类动物的不同,它可以在
受害者的淋巴腺内活上数年之久。在与受害者的精子混合之后,强暴者的精子便得以
从\"代理者\"的阴茎射出来。透过这种鸡好的行为,非洲臭虫的基因得以传承绵亘下
去。
  臭虫的阳物在形状与功能上有比较大的差异变化,在哺乳类动物当中,就没有那
么大的差异了。在脊椎动物中,射精进入雌性生殖系统该有的现象,它们都有,只是
精子不会被贮藏起来。自然的贞操带:精液
  人类的阴茎,并不是源自臭虫的“灌肠器”或是其他昆虫类的突起物。男人的生
殖器官是源自鱼类及其后的两栖动物的。最早的阴茎是自然选择出来的,因为它们逐
渐地可以确保卵子受精。在阴茎进化出来之前,精子是由先干爬虫类、哺乳类的鱼类
与两栖类排放散布于水里。体外授精----把精于释放到充满卵子的水里----是先于体
内授精的。而在体内授精中,雄性配备了阴茎,直接把精子射人雌性体内。杰夫·派
克这位精子大赛理论的创立者写道:\"阴茎本身可能是因应精子大赛而进化得来的,
雄性能够把精子射到雌性体腔内更深处,因而更接近于卵子,更受卵子眷顾。\"
  退回到史前时代,阳具似乎消失于这进化脱衣舞者的体内了。人类的系谱推展,
越过南方古猿,到达了那些树栖的灵长类,以及第一批昼伏夜出的小哺乳类动物,而
它们本身也是自后来为恐龙族取代的母子爬虫类进化而来的。在越过前猿猴灵长类之
后,我们把人类世系追溯到与啮齿动物相去不远的树栖性哺乳类动物。有趣的是,某
些现代的啮齿动物,雄性交配后会留下特殊的“栓子”----那是一些透明胶状、形性
的分泌物。这些雄性啮齿动物要不是也发展出一种很特殊的阴茎般尖刺,可以清除掉
这些交配柱子的话,交配柱子倒是可以防止其他的雄性再进入那些已经受精的雌性。
人类精液特殊的新性,在射精后很快就变成胶水一般,可以把皮肤和阴毛款在一起,
然后干掉,难道这不是来自它能遏阻其他男性射精的结果吗?雄蜂与蜂后交配后随即
死亡,但在临死前,它的\"身后\"会留下生殖器,以及一道封印用的胶状物质。我们
还可以拿蜜蜂这种行为去跟某种青蛙(血一呷)做比较:雄蛙紧紧看守着雌蛙,即使
卵子已经和精子完全融合了,雄蛙仍不松手,它们会骑在雌蛙身上,长达数月之久。
或许人类新腻浓稠的精液,同样也源自我们那些哺乳动物远祖,而它们的精液是\"胶
结\"的,作用有如一种自然的贞操带,阻止限制其他雄性的染指。
  因为第一批阴茎状的器官,可能是在水栖的鱼类与陆栖的爬虫类之间的过渡阶段
(即两栖类阶段)出现的,所以现存的两栖类之交配形态,或许可以对阻茎的起源提
供线索。在无尾类动物()中,大部分的蛙类及赔殊类授精是在体外进行的,雄性以
一种持久拥抱的形态从背后攫住雌性。它一直待在那儿,直到雌蛙排卵,而在那个时
候,它也把精于释入水中,落到卵子之上。在从背后攫住雌性的过程中,它可能会一
再地被其他的雄性袭击,其他雄性企图把它推开而占领雌性。
  蛀类及错殊的行为,与其他两栖动物----无腹鳍目动物(apodan)及有尾目动物
(1fix)(lel)----的生殖规则,大D相径庭。在后面这两种动物中,是体内授精并
在雌性的体D内发生的。雄性的有尾目动物,包括山椒鱼(salamander)D和赚幄(newtt)
在内,卵子的受精乃是发生在雌性体内,但D并不经由阴茎。取而代之的是雄性的精
荚(speIYnathe),D那是一个很特殊的小囊袋,把带苦味的精子含在一个有甜D味
而营养的袋子中。雄性的有尾目动物排泄出这些包裹,D通常是把它们当成\"礼物\",
置放在潮湿的地面上,好让雌D性捡起来,吃掉它们(对我们而言,这种行为听起来
很怪D异,但许多种类的昆虫也进化出非常类似的方式)。山椒鱼;和蜂蝶这些两栖
类动物展现出一种多样的生殖行为,这些D有尾目的族群包含了水中及陆地的交配种
类。在没有腿的D无腹鳍目两栖类动物中,精子是经由一个阴茎状的\"插入器官”为媒
介,直接送到雌性的泄殖腔里。
  
   哺乳类动物雌性的体内受精,乃是自体外受精进化而来的。在鱼类的体外受精
中,如蓝鳍翻车鱼(blUesndsh)。四刺棘鱼(foUISine sticldedk)和影鱼(bleq)
,卵子是由雌性身体释放到四周的水里,而精子使卵子受精也是在水中进行。当这些
雌性排卵之际,体形较小的雄鱼则乘机冲到近处,把它们自己的精子撒散到卵子上面
。某些海洋动物,例如软骨鱼类中的鲨鱼和鲤鱼,也有阴茎般的器官。
   然而,大部分的雄鱼还是把精子释放到体外,而让受精在水里发生。随着两栖类
自鱼类进化出来,雄性竞逐接近卵子,射精到雌性体内,这种体内受精就变得越来越
普遍流行,雄性之间彼此排挤,甚至当卵子被释放到水中之前就已被“抢占”,这些
抢占到的雄性就可能留下更多的后代。放置精子用的插入器官,长度足以抢先于其他
雄性之前,自然便提供了生殖优势。爬虫类和哺乳类之前的两栖类动物,很可能就拥
有这种阴茎前驱的插入器官。性的海洋经验
  在某些始祖两栖动物中,自然选取了体内受精和类似阴茎的器官,另一个因素乃
是气候的严酷。早期那些在陆地上爬行的鱼类及两栖类都死了,它们的精子和卵子被
太阳射线所摧毁,消散于风中。在那些回到水中进行交配的有机生物中,受精及胚胎
早期的发展进行得比较顺利。在其他的世系中,阴茎最早可能是出现在那些鱼类的两
栖类祖先之中,而它们是在天然的水栖场所干涸之后,不得不去陆地上求生。虽然成
年的两栖类动物可以在树皮上、池塘边、荷花叶瓣上,或是在森林草地的草叶汁液上
生存,但是绝大多数的两栖类动物还是回到水中进行繁殖。
  海洋、沙滩、瀑布等,仍吸引着恋爱中的情人去媒戏。或许是因为在古代水与动
物生殖的关连,所以这地方仍充满着浪漫的气息。雄性会射出一道泛白、内含单套染
色体的精子液体,这令我们回想起在地球的历史中,有五分之四的时间,生命形态仅
仅是微生物而已。在原生代,潮湿的原生质生命并无坚硬的甲壳或皮肤以资保护,很
难对抗干燥的陆地高热及强风。有许多完全陆栖的动物,如陆龟。山椒鱼和树蛙等,
都得回到水中去产卵。在我们的世系中,胎儿是悬浮在母亲子宫的天地里----子宫是
如此地温暖。安稳,成为安全及营养的象征。在这个羊水的天堂中,受精的卵子发育
着,这令人回想到我们两栖类祖先的生命形式,甚至到了像只烟叶的地步。正如生产
一样,描述人类性事的字多半都带有人体内部潮湿性的意味,这曾是一种\"海洋\"的
经验。
  在欠缺阴茎的情况下,安放精子的行为起源自水中栖息处。章鱼不是哺乳类而是
软体动物,公章鱼是用它的触脚把精子塞进母章鱼体内的。公章鱼在从事这种行为时,
会变得全身灿烂透红。章鱼的例子,显示出陆居并不是体内受精进化的先决条件。体
内受精的方式更为有效,较不浪费,而且真采用这种方式之后,往往就把那些不采用
的雄性贬到进化的大垃圾箱里去了。海马及其他一些真骨附纲的鱼类(tel绷t fish)
的祖先,也独立进化出体内受精的生殖方式来。
  一旦阴茎出现之后,在许多种族的世系中,它们变得极为修饰华丽。有些阴茎在
喷射式的射精方式下,可以把大量精子射到比它的身体长度还要远的地方。有些晰赐
的阴茎是湛蓝色的。有些昆虫的性器官,比它身体的其他器官还要长。雄性角鲨鱼会
喷射出一种“杀精性的灌洗液”,可以抑制其他进人雌性体内的雄性精子的能力,把
它们赶走,以便安放自己的精子。事实上,阴茎以及其他的精子安放器官,比起动物
身体结构的任何其他部分,在形状及尺寸上有更大的差异。
  不仅仅只有雄性的性器官进化了,雌性的性器官也展现出绚丽多姿的形式。雄性
为求第一个插入雌性体内而进行的古老斗争,并不总是讨雌性所喜爱的。有些物种中,
雌性将生殖器与受精部位隔绝开来,而且进化出精巧的凸缘、垂瓣及肛门,如此形成
精子进入的障碍。雄性及雌性的生殖器,当然都进化了。但是,因为在人类之中,雌
性的生殖系统大部分是在体内的,而雄性的生殖系统,包括一支阴茎及两粒率丸,都
是显著地暴露于身体的外部,所以在小孩子的联想里,雄性的生殖器官扮演了较重要
的角色。奇异的床伴
  因为阴茎是小孩子联想的焦点,所以进化生物学找寻阴茎起源的工作至今还不能
满足我们。对阴茎起源的探究,至今仍有问题未解决,此乃因为对人类祖先的阴茎骨
骼化石至今仍一无所知。而另一部分原因,则是阴茎主要的血肉部分,毕竟是不可能
保存下来的。甚至在文化制品中,如古罗马或是佛罗伦萨的裸体雕塑中,明茎极易毁
坏(经常是被基督徒打断的),只得留待后人想象。
  对拉康而言,心理学只是一种“半”科学,它还很刺激有趣,尚未僵化,但是必
须从其他的科学,如考古学及语言学,借出自己的原型来,因为它仍在“分娩之中”。
在《想象的主题》(The TOpic Of the helleq)一文中,拉康告诉他的同伴说:\"我
亲爱的同伴们,你们是不会相信你们久地质学的竟然有那么多。假如不是因地质学之
故,一个人怎么能为思考下结论说,人们是可以在相同的水平线上,从一个最近的移
到一个远为古老的层脉中?过去我曾指出,假如每个心理分析者都能出去买一本研究
地质的书的话,这绝不是件坏事。心理分析家而又兼为地质学者的,有过一个,就是
路巴(lrl,I)fl),而他写过一本书。那本书我就是再怎么赞扬,推荐你们去读,
也不为过。\"
  在另一个研究会中,拉康曾把他那伟大的指导者----弗洛伊德,比做一个小心翼
翼的考古学者----不像某些家伙,他总是把自己挖掘出来而令人着迷的人类器具,每
一件都放回它适当的位置上。然而,在追寻阴茎的起源而挖遍了进化生物学的园地之
后,我们仍不满意。几乎像是在广泛的挖掘之后,我们却空手而回。我们在进化生物
学里已经发现了阴茎,却欠缺心理分析学上的阳具。假如阳具就有如心理分析学所声
称的,是一个自己都不清楚它是不是一个对象的话,那么或许这种失落的感觉(好比
梦到一堆闪闪发亮的金币,醒来时却一无所有的感受,或是想从只有黑跟白的文章页
扉中,想象出一个彩色立体的脱衣舞者来)就恰如其分了。基本上,不同的科学论述,
比如心理分析学和进化生物学,都拒绝合并;就好比心灵,它包含了肉体,而肉体呢,
它又包含了心灵,心理分析学和进化生物学都企图吞并对方,但是,犹如富于占有欲
的恋人们,从没有一方能完全成功。明魂不散的阳具象征
  弗洛伊德是以研究神经细胞的电波化学而开始其学术生涯的,但是,这种全凭实
验和观察的研究并不能满足他。他在维也纳的办公室里,塞满了各种各样的东西:有
考古学的遗骸、非洲的雕刻、智者的肖像、神话人物的小塑像,以及装饰用的玻璃制
品。他把自己发现无意识及梦之神秘语言,比作解读埃及罗塞达石(Rosettaston)上
的象形文字。我们不难想象,在弗洛伊德的搜集品中,有一个荷米斯(Hermes),那
是一个断手断脚的古希腊雕刻品,有着一根阴茎,但手脚都不见了。荷米斯常被摆放
在古希腊人的住宅外边。这是一个方形的石头柱,顶端常有个半身像或是一颗头,特
别常常是荷米斯(Hermes,使人联想到埃及学者Trismegisros以及诠释学。它是诸神
的信使,主管交通。商业、证明、辩论及盗取并带领死者到冥府去)。荷米斯是古希
腊一般的宗教祭典仪式的内容,古希腊宗教不仅包含了偶像崇拜,还包括阳具崇拜的
咏唱。然而,在纪元前415年春天,汪达尔人(Vanda s)践踏了雅典,几乎把所有的
荷米斯都摧毁了。
  在古代的北欧,阳具崇拜也曾经存在,这可以从其石刻雕塑中得到证明。祭典的
场是描绘男人拿着斧头和犁;这些男人大部分都带着宝剑,阴茎也勃起来。即使在人
类最早期的那些伟大而佚名的艺术作品----拉斯郎克斯(L踞一。aux)的壁画中,也
画有一个鸟首的男人,阴茎勃起,站在一头中了矛的野牛之前。虽然公开炫耀性的阳
具崇拜已经式微了,但正如拉康及弗洛伊德所说的那样,阳具崇拜仍然是西方文化遗
产的一部分,纵使是无意识的。
  斯坦怫大学校园里,有一座胡佛塔,经常被用来影射美国总统胡佛之持续勃起。
而在肯尼迪把美国太空人送上月球的计划中,难道没有一些阳具意味吗?大企业及投
机的资本家彼此竞逐盖出最高的摩天大楼----最高的塔来。无可否认,炸弹、火箭及
枪炮对男孩和男人的吸引力远比对女孩和女人的吸引力大得多,这种情形也肯定适用
于勃起而射精的阴茎。太阳与阳具
  那么,阳具的意义到底是什么呢?对拉康而言,阳具在想象中居于中心位置,故
而它的意义是有弹性、不确定而易生变化的。阳具是一个“没有指涉物的符号”。换
句话说,它纳粹是一个象征符号,可以用来代表任何东西,也因此到最后没代表任何
东西。
  根据记录提示,雄性狒排队伍的前锋,常会叉开腿,握住翘起的阴茎来瞄准对方,
以吓走从别的队伍来的家伙。我们已经知道,松鼠猴在对着镜子误把自己当成陌生人
的情形下,或者即使是看到一只从没见过的小公猴,也会同样地对着镜子展示其勃起
的阴茎,以示警意。1876年4月,动物学家冯·费雪(J. von Ficher)在《动物园》
(Der helo-gisChe Gtw)一书中写道:一只年轻的雄性大沸沸第一次在镜中瞧见它
自己的时候,它绕了个圈,把它鲜红的\"尾锥\"暴露给镜子看。弗洛伊德读到这个\"兽
看行为\",然后写信给费雪,想知道这种\"没礼貌的习惯\"代表什么意义。费雪回信
说道,还有其他的猴类,也有相同令人尴尬的习惯。费雪写道:他曾费尽心思,想改
正一只有这种不当行为的短尾恒河猴,但是那只猴子却继续在陌生人和新来的猴子面
前,展露它那鲜红的\"尾锥\"。费雪下结论说,那必然是某种欢迎的形式。阳具,正
如猴子展露尾锥的习惯一般,意义仍然非常模糊。阳具可以是一支性欲的箭,或是一
种指示,是一种所有\"瞄准\"的来源。而被包裹在保险套之中,它的作用就被超越了。
在这种情形中,阳具的意义便脱离了生殖。阳具可以是柱子、勃起者、水管、工具。
骨头、渣滓、肢干,以及人。
  阳具所指涉的意义,直到今日为止,或许还是要数乔治·巴塔叶(Geomp Bataille)
所说的最具创意。巴塔叶是超现实主义运动的早期成员之一,但他后来觉得超现实主
义者太狭隘,于是脱离了出来。对巴塔叶而言,人类从低等细菌体进化到直立人,这
整个进化冒险史,代表了一个勃起的过程。然而,这个勃起是不完美的,因为人类的
目力仍是水平的,与地面平行的,而无法直视其真正的目标一令人目眩的太阳。巴塔
叶认为:太阳是最抽象、最色欲的物体,因为我们被它拉近但又不能直视它;我们把
自己抬高起来朝向它,但永远无法到达。人类进化史的完成
  对巴塔叶而言,假如人类前脑中的松腺中neal po)打开了,而人体的特质全部
都喷射向太阳,那么人类属性之进化冒险史也就完成了。这也就是人类阳具进化史的
生理结构。巴塔叶把性特质和太阳连在一起,并非是荒唐可笑的。的确,\"发情\"这
种性欲兴奋是可以追溯到生理学上的。春天之中,白天配合花朵绽放和空气芳香,会
变得比较长,而白天太阳照射较晚,会对人类产生某种特殊的效益。暴露在阳光底下,
脑部中的视束交叉细胞核会刺激松果腺,减低其制造降黑素的数量,而降黑素作用乃
是一种性舒缓剂或抑制物。降黑素的制造控制,对春季白天中阳光较长特别敏感,结
果就是情欲的挑起,可能是一种季节操控下的反应,应合着天之灿烂阳光及缤纷色彩。
然而,巴塔叶的太阳挑起性欲理念,以及他认为太阳是人类欲望之归宿,显然是指向
一种宇宙寓言,一种阳具幻想。而接下来要说的细胞性爱的故事,虽然比较无幻想色
彩,较无阳具性,但却同样令人吃惊。在其中,原生物彼此同类相食,细菌猖狂地投
身于性之试炼。如果在太阳利剑般的射线影响下,它们反而会萎缩呢!
     
     
     
     
 
  
返回目录: 神秘的舞蹈    下一页: 

1999 - 2006 qiqi.com.